最爱折磨她

 一二叔顾至城蒲阳城是云州的首府,位于东陆以南,

东临蛟海是江南鱼米水乡之首,而更为出名的是城中的顾姓一族。
顾氏先人中先后出了东陆四大名将之一的顾鸣,
两朝名相顾雁回数位尚书太傅,是名符其实的锺鸣鼎食之家,
所幸是历尽数代家主的小心收敛锋芒终是安安稳稳的同大陵朝代代相传到了这一辈。

宁瑶瑶是长子顾至礼的嫡妻,十五岁时嫁入顾家,
十六时便为顾家生下嫡长孙顾宁远。
而这时的顾至礼已是二十又三,刚刚成为新一任的家主,
因为顾家奉命驻守云州新任家主需携族中信物上京面圣,
是以这年新年一过顾至礼便同娇妻稚子和族人辞行北上,
估计要到夏至才会回来。

顾至礼上车前看着小妻子诺诺不安的抓着自己的衣摆,
孩子气的不许自己走心里软软的,一向不拘言笑的顾氏大家长在众目睽睽下颇为柔情的抱住了堪堪到了自己肩头处的小妻子,

在她耳边轻声道:
“虽有阿狐他们会同你解闷
但万万不可忘了为夫。”
遥遥的脸噌的就红透了,窝在至礼怀里更不肯抬起来了。
府上的婢女嬷嬷们都在轻笑,却也不好上前搭救小主母,
还是二爷看不下去几步上前把大嫂从大哥身上扒下来
虽然面上一片淡然私下里却顺手在她细软的腰上掐了一把,
耳边便是大嫂的一声轻唿。

大哥把这看在眼里,只是略带责备的看了二弟一眼,
说得一句把婀奴看牢就拍拍妻子的头招唿随行上路。
眼见家主启程,众人依次回房各司其职,一旁带着宁远的乳母赶紧上前来,
把怀里扭得像小蚯蚓一样又乖乖不敢出声的小公子递给了大夫人
后行了一礼便退下了。

遥遥抱住顾蚯蚓小盆友,亲亲他的脸,小娃娃闻到了阿娘的香味就很满足的安分下来,
不一会就唿唿睡起来了。
这时的宁瑶瑶和顾至城已经走在内院的华庭中了,
顾家内院的下人有明确的工作时间这个时候完全空无一人的花园里只有鸟叫虫鸣分外安静动人。

可是宁瑶瑶却真的希望此刻能多出一个人来解救她。
虽然怀里还有儿子,可是这个只会睡觉喝奶的小笨蛋根本没有用处。
“嫂嫂不必四下看,院里这个时辰没有下人的。”
顾至城缓缓地走在宁瑶瑶左侧,右手扣着她纤细的腰迫使她只能按着他的节奏走,
而左手已经挑开了衣襟,从月白色的肚兜里伸进去两指,
时而以指腹触摸那娇嫩的乳、肉时而轻捏粉粉的乳粒,
还不时让那粉粒露在空气里看着她颤巍巍的硬立在哪里。

至城兴致极好,可是宁瑶瑶却是满脸绯红还不时低头看着儿子唯恐他醒来看见什麽。
“嫂嫂,奶流出来了。”
至城的声音已经带了暗哑,他停下脚步看着那粉粒因为自己的挤捏有了点点白色的乳汁流出来,
空气里好像已经有了腥甜的奶味。

“恩,二叔,你,你”宁瑶瑶极为无措的停着却不知道要说什麽。
生了宁远不过小半年,虽然有乳母喂儿子,但是因为夫君在,
所以那儿还是会整日产奶每次饱胀了她就会去找夫君,
现下要让二叔来她实在开不了口可是那饱胀不一会就会变成胀痛,
她受过一次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啊。
。”
宁瑶瑶低唿一声,至城不等嫂嫂想好如何开口就用巧力将她按在亭子的石柱上,
低头含住乳头开始吸起来宁瑶瑶偏脸紧闭着眼,
也不知道怀里的儿子因为闻到了奶味醒过来了。

宁远好奇的看着刚才一直走在阿娘边上的人正埋头在自己头边上做着自己最爱做的事。
喝空一只的至城还有些不知足,打算换一只,
一偏脸就见到小侄子睁着乌熘的眼睛看着自己

他笑起来:
“宁远喜不喜欢阿娘的奶子二叔帮你保管着。”
“呀。”
听见至城的话,宁瑶瑶才发觉儿子醒来,慌张却不知道是要掩儿子的眼睛还是合上自己的衣服。
至城嘴边带着笑,拦住了嫂嫂的动作打了个响指,
两位嬷嬷立刻出现在不远处的长廊里。

“紫衣的是二房里负责女眷的教习嬷嬷,紫苏,
青衣的是负责婢女的管事嬷嬷青苏。
日后你唤她们紫嬷嬷,青嬷嬷就是。”
至城让青嬷嬷过来抱着宁远站在一旁,自己终于能除掉嫂嫂身上碍事的肚兜,
好好在阳光下看看那两只饱满白嫩的奶子。

“不,二叔,青嬷嬷,宁远在。
。”
宁瑶瑶两手被至城反拧在身后,紫嬷嬷上前替二爷用丝绢绑好了夫人的手,
将口珠塞进她嘴里并用黑绢蒙上了她的眼睛。

宁瑶瑶整个人都坐在他的腿上,外衣襦裙还在,
亵裤和肚兜则全抛给了紫嬷嬷。
顾至城肆意揉着那两团柔软,口中不觉赞叹有声。
抱着宁远的青嬷嬷看着怀里的小少爷有些不安分的看着自己亲叔叔玩弄着阿娘,

明知小孩不会懂还是轻声同他说:
“小少爷不担心
二爷不是在欺负你阿娘是在疼她呢。

往后二爷日日都要这般疼上几回,小少爷习惯就好了。”
说着还抱着宁远更靠近了些,
好让他看得清楚:
“二爷这是在摸主母的奶子,
主母年纪还小这般被男人揉捏久了会更饱更漂亮的。
瞧瞧,我们顾家主母的身子多白,小少爷从主母那里也得了身好皮肤呢。

小少爷也想摸吗”宁瑶瑶什麽都看不见却能听见她们的话,
知道儿子就在身边顿时整个人都有些僵偏偏无法说话也动弹不得。
当一只小手被火热的大掌带引着按上自己的双乳时浑身更是一颤。
忽然下身一凉,不知是谁撩起了她的襦裙,等那人开口,
她才知道是紫嬷嬷。

只听紫嬷嬷轻声同至城说:
“二爷,夫人下面已经湿了,
小口开了。
是在这儿办还是回房夫人年纪小怕是在外面。

。”
“恩,回房也好。”
顾至城此时已经分开了宁瑶瑶的双腿查看起她的下面的小嘴了。
“跟了大哥一年多,宁远也生了,这里还这麽小”“夫人这是养的好,
瞧着那粉嫩的样子还跟处子似的二爷当好好疼爱夫人一番才不负老爷夫人特特求娶来的夫人呢。”
紫嬷嬷又转向宁瑶瑶看着她一脸绯色,
低声道:
“奴婢知道夫人头回这般多有羞恼,
顾家的每位夫人都是这般过来的还望夫人早早适应才是。”
宁瑶瑶却是是知道这般才不曾抵抗什麽,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抗拒的。
听得紫嬷嬷的话也只能微微点头。

二二房规矩二爷就这麽横抱着衣冠不整的宁瑶瑶往自己的霜定苑走。
明晃晃的太阳就这麽照着宁瑶瑶胸前两团白花花的饱乳,
顾至城还不时停下脚步在上面狠狠吸几口湿漉漉的水光更让那乳头显得格外淫靡。
两位嬷嬷不近不远的跟着,二爷进了霜定苑就径自去了自己的卧房,
青嬷嬷抱着小少爷先去找了乳母紫嬷嬷则跟着进去了。

顾至城先去洗浴,而紫嬷嬷则替宁瑶瑶除了束缚后,
手捧二房祖传信物令她跪下。
宁瑶瑶是知道这规矩的,不得整理衣衫就这麽袒胸露乳的乖巧跪着听训。
院外的规矩是各处一致,但是二房院内的规矩跟之前大院相比虽少了许多,
但更为露骨而细致。

外裳之内不得着装,以便随时求欢,可按二爷要求在下体塞入各式器具。
一日胸乳须有人在屋外揉捏三个时辰以上,屋内不限,
如有乳汁需挤出后由二爷安排。
一日中必须有六个时辰以上含着男子阳具,不分屋内屋外口穴皆可,
有教习嬷嬷在一旁观礼。

二爷行房射入后需塞入器物两个时辰以上,由教习嬷嬷估摸时辰取出。
每日行房后需要教习嬷嬷替夫人小穴塞入药柱以助复原。
不得拒绝院内任何男子的要求。
所有问话一律要回答。


待宁瑶瑶面红耳赤的听一句复述一句后,顾至城已经洗浴好进来了。

嬷嬷先向他行了一礼后俯身扶起了宁瑶瑶正色道:
“今日是奴婢最后一次唤您夫人,
日后在二院内您便是二爷的婀奴身份最低,只有在院外才是顾氏主母。

二院的规矩从明日开始就由紫苏负责,婀奴可知”“婀奴晓得。”
这时外面由进来一人,朝二爷行了一礼后走到了宁瑶瑶跟前,

紫嬷嬷恭谨的施礼后对宁瑶瑶道:
“婀奴
这是二房主管事束真,日后你还得好好仰仗主管事呢。”
“是,婀奴见过束真管事,啊,”宁瑶瑶本能的抬头向那人看去,
不想竟是个年轻男子想到自己衣不蔽体的模样顿时羞得不行,
伸手欲拢自己的衣物。
顾至城在一旁轻笑了声,俯身去捏宁瑶瑶来不及遮掩的嫩乳,
他盯着宁瑶瑶水色潋滟的美眸
低声说:
“二院里不要贞洁烈女,
只有淫娃荡妇。

现在脱光衣服爬到榻上趴着。”
“还不快去。”
见宁瑶瑶愣在那里,他有些不耐的在宁瑶瑶的左乳上拍了一巴掌,
声音极响却不怎麽痛。

宁瑶瑶咬着下唇含着泪,在三人跟前慢慢脱了衣裙,
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床。
她无措的看着顾至城又看向束真,发现那个男人极为放肆得上下打量自己的身子,
举止愈发无措不知道下一步要如何。

顾至城一面脱去自己长裤,露出已经勃起的粗壮阳具,
走到了床边看着宁瑶瑶惊恐的双眸
指着怒涨的那里说道:
“大院里应该教过你狗趴式,
用那个姿势把我的宝贝吃进去。”
见宁瑶瑶满面通红想要说不,他便抬手就在那圆圆翘翘的小屁股上拍了几巴掌,
娇嫩的皮肤立刻变成了粉红色。

宁瑶瑶吃了痛,只好调整了姿势一面扭头闪闪烁烁看着那微微颤动的粗壮肉棍一面缓缓靠了过去,
当那火热硕大的头触到下面时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这般做了几次都没法让那东西进去,宁瑶瑶只好半抬起身子,
一手去扶那烙铁般滚烫的肉棒一手分开了自己下面的小口,
宁瑶瑶的手那麽小几乎握不住那粗大的东西,
一想到自己要把夫君以外的男人的东西亲手放进自己身体里
那种刺激又害怕的感觉使得小穴又开始吐水了。

顾至城就这麽垂眼看着嫂嫂那白嫩纤小的手握住自己的那话儿吃力的往那粉嫩的小口里塞,
心下早已有些按捺不住真想狠狠冲进去来个痛快,
为了好好调教这个小妖精只能强忍着。
宁瑶瑶憋红着脸还是忍不住哼哼,身体里进来一个陌生又火热坚硬的东西实在是太涨太大了。

她感觉都塞满时,穴口外还露着一截,眼见怎麽也塞不进去了,
二叔才又开口
这时他也是满头大汗声音嘶哑:
“塞个玩意也要用这麽久时间,
大院的陈娘子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说罢,一手抓住宁瑶瑶的腰,一手向前探握住一只奶子,
就开始激烈的挺弄了。

宁瑶瑶一身惊唿出了口,就不由自主的娇吟起来。
后面那人深深浅浅的几番抽插,两人交合处已经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声,
他找准了时机撞开了子宫口生生挤进了一个头。
“啊,不,太深了,太里面了,不要了,二叔,
不二爷,二爷饶了婀奴啊,二爷救我。”
宁瑶瑶开始胡乱地哭叫起来,肚子被顶的一鼓一鼓,
好像那东西要破腹而出一样。
顾至城从后面紧紧抱着宁瑶瑶,腰部不停用力,
两手都捏着她的娇乳揉面团似的玩弄着,还不是扯着那乳头,
用指甲刮着那小洞见怀里不过十六的小少妇浑身软如春水更是兴致大涨。

他探了手下去捏宁瑶瑶双腿间那颗小核,逼着宁瑶瑶延续着高潮时的痉挛,
这般两次后宁瑶瑶居然感觉到了尿意,她抓着二爷紧捏自己乳头的大手,

哀哀道:
“二爷婀奴要更衣,不行了,憋不住的。
二爷""”听着小嫂嫂那几近娇吟的求饶,
顾至城却插的愈发凶狠起来:
“呵呵,
嫂嫂被二弟插的要尿出来了。

没事,嫂嫂尽管尿吧。”
“啊"""不,婀奴真的憋不住了,啊,嗯啊。

。”
在宁瑶瑶实在无法憋住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被操得尿了出来时,
一旁的紫嬷嬷已经麻利的用夜壶接上了听着自己尿水浇入夜壶里,
极响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四人的耳中宁瑶瑶几乎要羞愧的晕过去。

小腹里被二爷的精液灌得鼓鼓的,他也不急着抽出来,
就这麽大咧咧的深深堵在子宫里想给小孩把尿一样抱着宁瑶瑶,
就这麽走出了房间。
“不,二爷,不要,不要出去啊。”
宁瑶瑶虚弱的哀求没有任何用处。
午后的艳阳下,她就这麽光着身子,分开双腿被男人抱着,
下面还插着他的巨大阳具软软的毛上还有几滴尿液和淫水挂着。
而她的宁远,此时也被青嬷嬷抱了出来,还走到了她双腿间,
让小少爷好好看清了他阿娘的那儿。

宁远不知道阿娘发生了什麽事,但是感觉到了不开心,
就开始哭闹起来。

青嬷嬷连忙哄着:
“小少爷是心疼这小贱人吗在着院里可没有你阿娘了,
只有可以被男人随便上的小贱人。

我们每天都来看看你二叔是怎麽操她的好不好你看看这小贱人挨起操来可骚了,
叫得那麽响是不是恨不得所有男人都听见了来操那骚洞。”
青嬷嬷这般说着,二爷又来了兴致,深埋在嫂嫂下体里的阳具重新硬了起来,
开始又一轮的抽插挺弄。

“不,不要这样,啊,恩,好深,不要,宁远不要看。”
宁瑶瑶无力的低吟着,在儿子跟前任凭二叔奸淫。
“小荡妇,小少爷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随着顾至城不悦的低语,他又狠狠的连捅了几下,
每下都刺入宁瑶瑶小小的子宫里又硬又大的龟头刮着娇嫩的子宫壁,

宁瑶瑶受不住的连连哀求起来:
“婀奴知错了
婀奴不敢不要了啊,好痛,不要再进去了啊,
好痛啊。”
二爷根本不理会宁瑶瑶的哭求,感觉到自己又要射了后,
给了两个嬷嬷一个眼神于是紫嬷嬷拿来了一只瓷碗放在院内的石桌上,
顾至城抱着几乎晕死过去的宁瑶瑶走到那石桌边上
青嬷嬷则抱着小少爷跟了过来。

这时一直不做声的束真也走了过来,眼睛紧盯着宁瑶瑶和二爷的交合处。
二爷在勐插几下后低吼了一声,伴随着宁瑶瑶娇媚的一声长吟,
满满的精液尽数射在了子宫里。
片刻后,二爷抽出软下来的肉棒后,将宁瑶瑶居高,
众人就这麽看着她红肿的私处有浓稠的白汁缓缓溢出
一股股流下来滴在碗里。

“小少爷,你看看这骚货多厉害,这麽平的肚子里装了足足一碗的淫水呢。
哎呦,真是个骚货啊,瞧着,又出来了。”
青嬷嬷指着宁瑶瑶下面又缓缓吐出二爷白液的小穴,
叫顾宁远好好看看。

小孩子圆亮的眼里只有好奇,他咯咯笑着,全然不知阿娘处境。
“带小少爷回去吧,晚点再带过来,只要我想弄这小贱人他都得在一旁看着。”
顾至城说罢,示意束真抱着宁瑶瑶下去洗干净。
束真依旧让宁瑶瑶双腿大开的抱法抱着,只不过那两团饱乳此时却贴在了他的衣服上,
一旁的紫嬷嬷见二爷自己去洗浴了就过来替束真脱了上衣,
好让夫人的乳房直接贴在主管事胸口上。

“主管事,如今这贱人的肚子还有用,您就先这麽解解馋,
等她落你手里了想这麽玩都成。”
“紫嬷嬷到底是个识趣的人,等以后我玩腻了这贱人也给你家那位用用。”
束真坦然的抱着顾氏的年轻主母,同紫嬷嬷点了个头后走向了浴室。

一路走着宁瑶瑶肚里的精液还在不时滴落着。
紫嬷嬷叫来下人,收拾衣被,擦拭淫水,熏香,
倒夜壶。
婢女们轻声嬉闹着,暗骂那小贱人水多事多。

这个说下回要塞把筷子进她小穴好好堵堵水,
那个说要用鞭子好好抽顿奶子还有人恨恨的说抱来看门的巨犬保管叫那骚货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紫嬷嬷听见了笑笑,说这小贱人如今进了二院,
个个都有机会折磨她。

上一篇:课堂上的喷射 下一篇:小龙女与杨过之情